另辟蹊径 下载APP

另辟蹊径

密歇根湖畔,建立在啤酒之上的密尔沃基

密尔沃基 NYTtravel新视线 2018.4.18
说真心的,在我再次到达密尔沃基之前,我已经对这里充满了设想。我出身于芝加哥市外,10 年前在威斯康辛最大城市密尔沃基的一个当地剧院工作,也就顺势住了一段时间。在我在密尔沃基的那段时间,我已经开始感受这个城市有一种独特的魅力,混合着超然的文化机构,奇妙的食物和潜水吧。
密尔沃基河边的走道
我可以很满意地说,密尔沃基在很多方面上基本没有改变。这是一个小但是充满活力的城市,并且这个城市在旧德国的起源和现代的艺术,音乐,娱乐和晚餐之间做出了一种独特的平衡。

不管是在特纳大厅听音乐会亦或是在 The Noble 餐馆 的酒吧来一顿令人满意的快餐式晚饭,我对这里所有东西的物美价廉印象深刻。Lily Shea, 是一名在 Lakefront Brewery 餐馆兼职的学生,她这么形容密尔基沃: 这里是一个被低估了的城市,我想它会令人惊讶的。我对这番评论可以说是十分赞同。

密尔沃基离芝加哥距离不远,我现在在家看看父母,所以我想搜索一下我有哪些地面交通可以选择。Wanderu,一个专门负责搜索公交或者火车的软件,将可以选择的交通以价格的方式进行了排序,最贵的为 amtrak 铁路,单程约合人民币 157 元,最便宜的则是 mega 公交车,仅仅约合人民币 70 元。

如果从 94 号洲际公路走的话,密尔沃基距芝加哥仅仅只有 90 分钟,而我如果坐火车也只能省下 30 分钟,所以我选择了更便宜的公交车。可能你们已经能够想象那次旅行的样子了。

幸运的是,之后的旅行还算不错。从公交车的终点站(同时也是 Amtrak 火车的终点站)到我在 Airbnb 订到的下东区的民宿较方便。我的民宿在密西根湖和密尔沃基河之间(我可以想象到纽约人已经开始糊涂了)。那天晚上,我以约合人民币 346 元,相当便宜的价格,获得了一个在五楼的小套间,其中有着一张小号的床,电梯有时候也会不工作。

但是在这个情况下,使用 airbnb 订民宿省下的钱其实只是虚假的表面而已。在另一天晚上,我在市中心的凯悦使用 Priceline 网站订到了一间约合人民币 415 元一晚的房间。相比之下,凯悦的房间增加的舒适性和可靠性的确值得多出来的 69 元人民币。

但是在 Airbnb 订到的民宿位置还是十分之棒的,从民宿可以很快的走到布莱迪街。布莱迪街算是一个吃饭,购物的大街,足足有 0.8 公里长。
Glorioso’s Italian 超市
Glorioso’s Italian 超市 从 1946 年开始就屹立于布莱迪大街上了。这个超市由 Joe, Eddie, Teddy 三兄弟在二战之后创立。创始人之一 Eddie 叔叔现在已经 90 多岁了,但是他依旧在超市卖肉的柜台一周工作四天。Eddie 叔叔表示这样会让他的头脑保持清醒。

他也见证了好几代顾客们的成长,一些已经 70 岁的顾客依旧会来。他们会说,还记得以前那些门口的橄榄桶么?Eddie 会说,当然记得了,那时我还经常抓住你们偷吃呢!

我在 Glorioso’s 买了一份意大利辣味香肠馅饼,约合人民币 37.5 元,一袋加了奶酪,酱汁,香肠和自制香肠的嫩面团。这里的香肠可以说是非常不错了,软软的,酥脆的,还有一点点的辣味。

在密尔沃基吃饭可能不一定会是最健康的食物,但是各种简单,亲民,美味的食物这里确实数不胜数。如果说要代表美国达赖尔的话(这句短语自从 1940 年开始就一直出现在威斯康辛的车牌上),没有什么比一个 Kopp’s Frozen Custard 的黄油汉堡更合适的了吧。

Elsa Kopp 在 1950 年的时候创立了这家 Kopp’s Frozen Custard,这家的冷冻奶酪和黄油汉堡(即汉堡肉完全涂满了黄油)使这家成为了当地美食标牌。冷冻奶酪,有点像冰淇淋但是却是由鸡蛋而不是奶油做成的,尝起来味道有点像冻酸奶,又有点像冰淇凌。在收银台后面的混合器将各种东西都搅拌起来,然后慢慢地流出来,就像水泥一样粘稠。
Kopp’s Frozen Custard 的 Blueberry Frozen Custard
我点了一个芝士汉堡(约合人民币 30 元),里面有番茄酱,洋葱还有芥末,外边的软面包上还撒上了黄油。这是一种腻与美味的混杂,很难去讨厌面前汉堡里的任何一样东西。我将整个汉堡配上了一杯 Sprecher 的原酿啤酒(约合人民币 18 元),Sprecher 是一家附近的手工酒厂,同时也生产冷冻奶酪。这简直就是一种纯粹堕落的享受。

食物当然要配上饮品,这是公认的,而密尔沃基就是一个建立在啤酒之上的城市。在 19 世纪,一大波一大拨的德国移民在密尔沃基定居,并且带来了酿酒的技术。

密尔沃基以前有过世界上最大的四家酒厂, Miller, Pabst, Schilitz 和 Blatz(Miller 酒厂依旧还在米勒谷,大概在市中心西边 4.83 公里,是这个城市唯一剩下来的酒厂了),Blatz 和 Schlitz 被 Pabst 吞并了,现在本部位于洛杉矶。

今天,密尔沃基也有新兴的酒厂,最好的就是 Lakefront 酒厂 了,位于 Riverwest 区。1987 年,Russ 和 JimKlisch 两兄弟一起创立了这个小酒厂,Lakefront 酒厂迅速的发展然后搬到了现在这个位置,一个以前的电厂。

今天,Lakefront 酒厂也是有趣的酒厂参观的景点之一。我的出租车司机在我从巴士站到 Airbnb 订的民宿的路上帮我指明这个酒厂,并说,在最后的时候,你不会知道到底是你喝醉了还是导游喝醉了。我信以为真。

这次参观将会在 5 分钟内开始,对讲机里的声音迅速说道,请确保大家都有满满一杯啤酒。这个参观,票价约合人民币为 56 元,在星期一下午 4 点到 8 点还可以半价。票价中包括了四杯啤酒,每杯 142 毫升都是 Lakefront 最好的啤酒。
来自Lakefront酿酒厂的啤酒
我弄了一杯 IPA 啤酒然后加入了我的小组。我们组的导游 Max 介绍道,你们可以叫我 Max, Maxwell, Maximilian 或者我自己最喜欢的名字 Optimax Prime。他使用了精心设计过的游戏和笑话来帮助我们了解酒厂的历史。

这些笑话有的每隔一分钟一次,有的每隔 1.6 公里一次。虽然有些笑话并不是那么的好笑,但他的能量让我们组里面最最颓废的也振作起来了。他介绍到,在我的 Riverwest 区内,每个街区都有着一个酒吧和教堂,这意味着你可以犯戒之后再走一步去忏悔。

旅行中我们还知道了一些其他关于 Lakefront 的信息:这个酒厂是第一个被政府准许的可以生产有机无麸质啤酒的。同时其 27% 的收入来自于他们的无麸质啤酒。

我们继续向前去看那些大的酿造罐,Max 说那些原来的生产线在密尔沃基 1970 到 1980 年间老的情景喜剧中被摄入(顺便说一下,Max 不能算是一个很好的导游,他竟然建议去 Turner Hall 听音乐然后去 Noble 吃饭)。在旅行之后我们又一次回到了主厅中喝啤酒(在星期一的晚 4 点到 8 点也全部半价)。

Lakefront 除了做一些奶酪凝乳还开了一些提供 grub 的小酒吧。如果你从未尝试过油炸的啤酒味奶酪凝乳(一般约合人民币 56 元一份),那么你真的错过了一些很棒的东西。

这些奶酪富含脂肪,弹性多的奶油,酥脆的外壳,但是他们依旧保留了其独有的吱吱声。有一点点粘稠,再加上浓厚的大蒜牧场酱,这些奶酪简直就是完美的酒精媒介。我也同时尝试了一下 Usinger (一个当地著名的香肠和肉类供应商)的约合人民币 30 元的椒盐卷饼。

这么多卡路里会很难全部燃烧掉的,但是在密尔沃基的艺术博物馆 漫步一圈将会是一种很好的运动方式。这家博物馆坐落于一座雄伟的建筑,由 Santiago Clatrava, Eero Saarinen, David Hahler 还有 James Shields 一同设计。我认为光是博物馆令人惊奇的坡式结构就很值得一去了。
密尔沃基艺术博物馆
博物馆中更囊括了 30000 多件世界级作品,包括了毕加索,夏加尔和米罗等人的作品。Georgia O’Keeffe,一位威斯康辛当地的作家也有其作品在其中展出。门票价约合人民币为 107 元,学生票售价约合人民币为 95 元,并且博物馆在每个月第一个星期五免费开放。

如果你有交通工具,那么你应该去一下在沃瓦托萨旁边的希腊东正教报时教堂。这是弗兰克·劳埃德·赖特的最后作品之一,圆形圆顶教堂让人联想到一座古老的拜占庭式的寺庙。

在我去教堂的路上,我在里斯本大街上一个名为 Amaranth 面包房 前停了下来,所有的商品全是纯手工的,我买了西兰花切达干酪乳蛋饼(约合人民币 44 元),味道十分之棒。在我在这个小镇的最后一个晚上,我去了一个迷你酒吧,这个酒吧位于市中心以南的海湾美景区和 Kinnickinnic 大道南部(不穿过第二大街)之间。

我走进了“仅仅是艺术的沙龙 ”,一个非主流酒吧,看起来就像是一间小小的饱经风霜的房子(这个名字看起来是一个假设性问题的答案,艺术的沙龙?那是什么,里面又有着什么。答案就是仅仅是艺术的沙龙)。

这里的主人,Art Guenther,主持着这个酒吧,有点像一个弱不禁风的老爹。当我走进的时候,他正在大声叫道,火腿和土豆泥快点!我对他说,我也要一份刚刚的。菜上来的时候我发现其中有着一块牛排大小的巨大的火腿肉,配菜是一些奶油土豆泥。

Art 为艺术酒吧在一星期里提供一些不错的食物和饮品,比如星期二有免费的薯条,星期三有免费的披萨,星期四提供约合人民币 6.3 元的热狗和约合人民币 42 元的大缸啤酒。

Guenther 先生在小型的L型酒吧那里开了个小的聚会,打趣一下客人,并且讲一些他以前的故事,有一种古怪老人独有的魅力。”我去了鲁弗斯国王高中,那是我生命中最棒的 7 年”。他喝下一杯啤酒,继续说起了他在 60 年代当木匠和为飞机装炸弹的日子。

当我吃完我的火腿并且享用完蓝带啤酒,我和他开始自然地互相打趣,他假装很认真地问我“你是不是来自芝加哥?是的话先付钱!”

当我准备离开的时候,他叫住了我,说“嗨,随时都可以来,这里随时欢迎你!”

这些大概能够总结密尔沃基带给我地感觉吧:便宜的饮品,带有中西部灵魂的食物,还有一种将世界与小镇相融合的友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