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辟蹊径 下载APP

另辟蹊径

探访伦敦古老又神秘的绅士俱乐部

伦敦 T Magazine风尚志 2017.8.18
二十世纪七十年代中期,美国摄影师 Karen Knorr 来到伦敦,用一个局外人的视角审视这个城市:她对伦敦的阶级划分十分着迷,尤其是这里的绅士俱乐部——这些俱乐部不仅是富人的专属空间,也是复杂政治网络发挥作用的舞台。
“无论一个男人的社会出身为何,只要他被选中他就会被其他成员视作平等的同辈。”
在 1981 年至 1983 年间,Knorr 对三家位于伦敦富人区 Mayfair 的绅士俱乐部—— Carlton Club、 Turf Club 和 Brooks’s,进行了拍摄和记录。光是得到进入许可就花了摄影师不少功夫,为了能进入两家俱乐部,她还不得不求助一位朋友的朋友做担保:Lucius Cary,福克兰子爵十五世。在她的计划得到许可后,她从后门进入俱乐部,为了减少摄影对会员带来的干扰,她早上很早就开工,大概 10 点左右就离开。她的黑白摄影作品向人们展现了一个充满三件式套装、油画和纸牌的宁静旧世界。
“期待着午餐会上的三文鱼慕斯、苏格兰牛肉, 深盘蓝莓派和苹果派配上1981年的 Pinot Blanc,1979年的 La Tour 葡萄酒还有 Bollinger 香槟。”
她的专题影集《Gentlemen》近日由 Stanley/Barker 再版,讨论了英国特有的一种风尚,包括对传统、殖民主义和社会阶层的关注。Knorr 对其中女性角色的缺失非常感兴趣——尽管女性可能作为客人被邀请到俱乐部,但她们却不能进入所有房间。 “那还是 80 年代早期撒切尔夫人当权的时候,但连她本人都不能成为这些俱乐部的会员。”摄影师说。这些俱乐部起源于十八世纪伦敦的咖啡屋,旨在给男性们一个谈论政治哲学的空间。
“男人钟情于权力,女人钟情于服务。”
尽管《绅士》被划分为纪实类作品,但其中其实也有表演和干预的元素:照片上出现的一部分绅士其实是由 Knorr 安排的,是她的朋友们,“他们的父辈曾是俱乐部的会员,但他们本人不是,所以事实上他们只是扮演绅士这一角色的演员”,Knorr 解释道。她给每一张照片都配上了相应的文字——像诗歌一般,戏仿了她从俱乐部里的政治家那儿听来的一些话,比如:“男人钟情于权力,而女人则更钟情于服务。”“我希望创造出一种新的专题摄影模式,它基于这一时期的议会言论,同时也是我将自己沉浸于大英帝国殖民文学中的成果。”摄影师说。
“这是良好教养的标志,能够平静地应对意料之外的情境,没有兴奋或难以抑制的怒火。”
她的项目进行时恰逢福克兰岛战争(Falklands War),关于战争的话题主导了当时的媒体和议会的讨论。“当时的英国人民对这场战争怀着强烈的爱国主义心理,这是撒切尔政府煽动的结果。”她回忆道。在照片配文中她使用了当时常听到的一些词汇,都暗指了敌人的侵略行径。“当时媒体经常会用一些体育运动的隐喻来报道战争,仿佛把战争当做一场比赛或游戏来讨论。”她说。
“到了打出王牌的时候了。 对于福克兰群岛, 我们打得越坚定获胜的可能就越大。”
尽管 Carlton 俱乐部如今也有了女性会员,但 Mayfair 地区还有几个俱乐部是只允许男性参加的,而且在如今英国的国会大厦里,仍有不少贵族绅士的身影。这些照片诚然已有三十多年历史,但正如 Knorr 所说的那样,“它们在现今的世界不是仍然可以引起回响吗?”
“那些惧怕妇女的统治却热爱君主制的人,需要重新思考他们的偏见; 确保长子登上王座的权利会创造更好的风气。”
“我们应对自由世界负责,不可允许暴力得逞。当法治分崩离析世界会离混沌更近一步。”
《Gentlemen》 Karen Knor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