另辟蹊径 下载APP

另辟蹊径

在纽约,公园是塑造个体微观世界的地方

纽约 T Magazine风尚志 2017.10.23
纽约的公园有着这座城市最令人渴望,最珍贵的好东西:空间。「在纽约,你很难找到空间尽情舒展自我而不用担心是不是妨碍了别人,」Daniel Arnold 说,「而只有公园,能舒缓纽约人的心理压力。」Arnold 是一名摄影师,他在今年夏天花了两个月时间拍摄了纽约的各种露天空地。
 
Arnold 去过纽约五大区的所有绿地。他去过曼哈顿的中央公园(Central Park) 华盛顿广场公园(Washington Square Park) ,去过布鲁克林的麦克凯伦公园(McCarren Park) 展望公园(Prospect Park) ,去过斯塔顿岛的威洛布鲁克公园(Willowbrook Park) ,还去过皇后区的法拉盛草地科罗娜公园(Flushing Meadows-Corona Park) 和布朗克斯的 Barretto Point 公园 。他用相片记录了每个公园里独一无二的生态系统。「除了游客众多的中央公园外,你真的能在公园里看到人们组成的一个微观世界。
上图是格林威治村华盛顿广场公园,来此处的多为当地游客,大部分都是纽约大学的学生,会跳进喷泉的孩子,以及想要在 1960 年代 Bob Dylan 演唱民谣的地方狂欢的人们。「过往的时光给华盛顿广场公园留下了一笔遗产:1960 年代,它曾是一个在政治上很激进的村子,」Arnold 说,「『村子』指的就是它还是格林威治村的时候。」
真正纽约客的标志是:熟悉中央公园附近的路,能不问路就找到上图中的绵羊草原保护区,脑海里有一张公共浴室的地图,知道可以在哪儿吃到最美味的热狗。辞去朝九晚五的工作后,Arnold 当上了全职摄影师,开始在城市里四处游荡。在这期间,他磨练了自己认路的技能。他说:「这真的是我新生活的一个很好的象征。」这张照片拍到了一对年轻的恋人。
Arnold 曾被中央公园的这一幕逗乐过:一对芭蕾舞女演员在一群游客前练习芭蕾舞,而这群游客完全没有受到她们的影响。「我觉得这张照片不太像一张公园照片,它更像是一张普通的纽约生活照,」他说,「你看,一排完全不在意周围的人穿着统一的衣服吃着热狗,一点儿都没注意到他们眼前几米外发生的这一幕。」
一个男人在展望公园里画树,但在 Arnold 看来,他看上去就像是在描画这片风景本身。他说:「这感觉有点像是个奇怪的超现实主义时刻。
一群小女孩在展望公园用跳绳做游戏。「她们身上那股活力很有感染力,你可以切身感受到它,」Arnold 说,「这里产生了许多欢笑。」
Arnold 把镜头对准汤普金斯广场公园的这名女性时,她正在开怀大笑。他用镜头捕捉到了这一幕,并将其称为「一个人的夏日公园体验」。
Arnold 的摄影作品经常会描摹纽约市的幽默一面。在中央公园漫步时,他无意中看到了这一幕。「我觉得,这是个经典的儿童舞台:你可以看到,这个世界上有些事物必然是为你而生的,它们肯定是为你量身打造的。但是,你不应该和陌生人讲话。」
Reverend Billy 自称是「停止购物教的精神领袖」,带领着一群自诩是「疯狂的反消费主义福音传播者与热爱地球的城市活动家」的表演者,关心纽约市自然生态系统是他计划的一部分。很偶然的一次机会,Arnold 在字母城一座社区花园里发现他们正为一棵濒死的柳树守夜。「他组织起了这群五颜六色、脸上画着各种东西的老少嬉皮士,为这棵巨大的树唱歌、念『大自然保佑』。」
麦克凯伦公园是年轻时尚的威廉斯堡人的舞台。「这里像是一个经典的威廉斯堡人秀场,所有一切都很顺理成章,」Arnold 指着这两个休闲衣着的人说道,「那儿有一种文化,一种已经从审美上刻入你周围环境的文化。」其中一个人是自行车教练,他正在看《骑行入门完全指南》。
Arnold 常常会拍摄生活中看似随机但却恰巧产生交集的事物。比如在法拉盛草地科罗娜公园,一名身上带有「我为结束不平等而奋斗」信息的父亲,站在一面写有「战争」的广告牌前,两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
Arnold 在威洛布鲁克公园拍下了这张照片,他说,这张照片是「对夏日活力的美丽注解」。
有谁在夏天不喜欢吃冰激凌呢?Arnold 在 Barretto Point 偶遇了这些年轻人。「我喜欢他们那种迷恋冰激凌的感觉,也喜欢冰激凌从他们手中融化滴下的模样,」他说。 
「绵羊草原是个非常浪漫的地方,」他提到这张在这片绿色草地拍摄的照片时说,「这地方就和红酒一样。」
这张照片是在字母城汤普金斯广场公园(Tompkins Square Park)拍的,当时一个披着黑棋的乐队正在演奏。一小群「硬核朋克」正随着音乐起舞。Arnold 说他们都是些「先锋、不遵守社会规则的人」。
「对纽约的青少年来说,这里有一种深不可测的神秘感和吸引力,」Arnold 说的是这群在展望公园球场上消磨时光的人,「他们会传达一种能量和氛围:这些人真的很酷。
Arnold 说,看到这个姑娘往上爬时,他已经攀着中央公园的一些石头边缘感受过远离地面的感觉了。她想爬更高的决心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「这个梳着小辫子的姑娘觉得她现在所在的高度还不够惊险,」他说,「因此她还要继续往上爬,而且全靠她自己一个人。」